特朗普「耶城遷館」是新戰略而非鬧劇 (下)

翮楷盄奻軓氈す怢

2018-10-16

宋忠平(接昨日文)至於聯合國安理會的表決草案估計依舊是草案而難以變成決議,畢竟美國的否決權在手裡握荂C在特朗普眼裡,聯合國還真沒有為巴以問題做好過什麼實質性的工作,巴以問題走到今天多是美國的努力在起作用,有什麼資格來指責自己的「耶路撒冷立場」,美國的這個態度相信會十分堅決。現在的中東局勢對美國不利,美國急需改變現實危機狀態,這就需要讓自己「冷戰」中的重要盟友和御用打手以色列再次披掛上陣,來做些美國想做但不好做的事情。現實中的中東格局很微妙,俄羅斯高調介入敘利亞問題讓中東整體局勢發生了深刻變化,也讓美國的中東戰略岌岌可危。普京是以進為退,一旦深度介入中東問題則可以在克里米亞問題和烏東問題上和美國討價還價,甚至拿住朝核問題一起逼茯國做出戰略讓步,這是美國難以承受的代價。如今,普京已經在中東打造了初步的政治朋友圈,包括伊朗、敘利亞、伊拉克、土耳其、阿富汗、巴基斯坦、黎巴嫩等,這實際上已經讓中東出現了政治分裂,成為美俄的博弈場,讓伊斯蘭國家合作組織、阿拉伯國家聯盟、海合會等出現了「同床異夢」的現象,這都是普京的極好抓手,也就讓特朗普十分撓頭。尤其是特朗普為了遏制俄羅斯的深度介入,甚至準備退出《伊朗核協議》,這是一招險棋,走不好會滿盤皆輸,但討好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更是滿盤皆活的關鍵,畢竟以色列敢說敢為,對敘利亞、伊朗等在關鍵時刻敢於動手,這是美國需要看到的結果。俄羅斯盟友質量不如美國也許大家只注意了美國和俄羅斯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反恐戰爭,其實以色列這幾年早就多次空襲敘利亞政府軍了,讓阿薩德和普京也多是無可奈何。沙特阿拉伯則是伊斯蘭世界的老大,不說一言九鼎,也能拉攏一幫小兄弟,畢竟埃及、敘利亞、利比亞、伊拉克都已經沒落,梟雄不再,伊朗與沙特阿拉伯可謂世仇而難以調和,比較符合美國中東胃口的就是沙特阿拉伯,沙特阿拉伯需要借助美國之力成就其中東霸業,眼中釘就是伊朗,並與以色列暗中交好;美國則需要通過控制沙特阿拉伯對伊斯蘭世界「挾天子以令諸侯」。只要控制住這兩個國家,再討好其他的中東小朋友,或許就可以形成擠壓效應把俄羅斯的利益從中東趕出去,畢竟伊拉克局勢不穩,庫爾德人蠢蠢欲動,敘利亞和也門依舊內戰不斷,反恐戰爭且得再打一陣子,也就是普京結交的大多是中東的窮朋友、戰亂不斷的朋友,而特朗普結交的多是富得流油的盟友,如此一來對比就相形見絀。普京唯一靠譜的中東朋友是伊朗,美國比較靠譜的就是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以二對一,美國勝算還是比較大。畢竟俄羅斯和美國不願意自己交手,還是委託代理人要安全得多,控制住代理人也就控制住了中東的利益格局。既然特朗普看似冒天下之大不韙來討好以色列,寧負天下人不負猶太人,也會讓這個在五次中東戰爭中打磨出江湖地位的以色列成為美國在中東的金牌打手,加之沙特阿拉伯在伊斯蘭世界的影響力和「巨有錢」,讓特朗普的中東新戰略有了重要的基石。但特朗普還是希望千方百計與土耳其交好,畢竟這個世俗化的伊斯蘭國家如果能站在美國一邊,並作為北約成員國能秉承共同的利益,那對於美國來講是善莫大焉,因此,奧巴馬時代搞壞的美土關係,特朗普未必會聽之任之,而會積極改善之。這就是特朗普的中東新戰略,與之前宣佈的南亞新戰略一道在佈局中東,謀求更廣泛的話語權和控制權,雖然沒明說,但這就是明事罷了。(全文完)﹝